浅析灯光照明在室内的运用

来源:中渊装饰 时间:2019-03-19 点击量:110

渲染空间色彩心情牛顿首先提出色彩来源于光线,在三棱镜的反射下,一束光线形成了七彩彩虹:红橙黄绿青蓝紫,它通过视觉影响着人们。在用光丰富空间的同时,其产生了多种作用和效果,它不仅直接影响视觉的生理机能,还影响到人的情绪,心理状态,甚至工作效率。色彩还可以改变空间体量,调节空间情调。颜色同光一样,是构成光环境的要素。正确的光设计需要符合主人的情趣爱好,并运用物理及美学多方面的规律,进行科学调配。这对于提高室内的视觉感受,渲染空间色彩心情具有重要的作用。在设计中为了表现形体块面之间的关系和层次变化,可以通过光对形体块面的层次和块面轮廓的弱化或强调以及色彩的变化来表现,其非常重要,它使人的视觉在对室内的装饰和陈设上具有了跳跃性。如:通过间接的照明灯光分清块面与块面之间层次,突出主次关系,因此照明灯光设计与室内空间设计是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设计时应把握空间的主题,明确创作的意图和形态的特征,理解形体块面之间的主次关系,才能准确的用灯光来塑造空间的体量感。灯光的色彩在室内色彩的配合下,可根据各人的性格爱好来决定。如果幽静恬美,可选用淡绿、乳白色的灯光效果;喜欢炽热的气氛,可选用杏黄和橘黄色的灯光效果等等。  色彩不仅能引起人们的心理感受,而且还会引起人们的生理变化,也就是由颜色的刺激而引起视觉变化的适应性问题。色适应的原理运用到室内灯光色彩中,要以消除视觉干扰,减少视觉疲劳为主要目的,使视觉感官从中得到平衡和休息。正确地运用色彩将有益于身心健康。例如:客厅是会客和家人用餐场所,灯光用色不宜艳丽花哨,以免刺激神经,引起烦乱急躁的情绪。多彩的灯光可用于适当点缀,丰富心情。

       烘托气氛、传递情感不同的室内空间应该有不同的气氛要求,比如热烈的、温馨的、浪漫的、严肃的、冷峻的等等,这是人的生理与心理需要所决定的,光语言在这方面的作用可谓神奇。如高亮度的空间感觉明亮,使人兴奋;低亮度的空间使人感觉压抑、甚至恐怖;明暗强对比的空间具有紧张、刺激感;明暗弱对比的空间则会有放松、舒适感。我们可以利用光的强弱、光的冷暖,在不同的场合加以合理的选择,可以说,它开辟的了空间性质的新领域。

    丰富空间区域层次当代人们已经意识到健康的灯光设计对生活的影响,室内设计照明已由过去仅注重单光源过渡到了现代追求多光源效果的时代。多光源已经照顾到每一个使用者和每一种生活情境对灯光的需求,主光源提供环境照明使室内都有均匀的亮度,而展示灯,台灯等提供重点照明或局部照明,则丰富了空间的层次,分割了空间区域。多光源的配合,使得空间照明无论是浓墨重彩,还是轻描淡写,都能形成曼妙的空间氛围。如:居室中的客厅,它是室内的主体和中心,它的顶灯应成为空间的主灯,主灯选用良好的光线,如果顶较高可选择吊灯,反之可选择吸顶灯。有些尝试用一组灯作为主灯,在开关上则分开控制。全部开启时,满天繁星,一室辉煌。单独开启时,则星星点点,意境深远。灯光可以让人感知到室内各区域空间的界线,不同的灯光照度和灯光的色彩可以对不同的功能空间进行划分。同时灯光还可以强调空间之间的主次关系,通过照度的强弱和色温的变化,以及局部的重点照明,让空间的界定更加清晰,空间的层次感更加丰富。在居室中,客厅应选用柔和的光线,怡人的灯光可以创造浪漫的气氛;餐厅应选用较强的区域灯光,使餐厅笼罩在温馨的氛围中;如果需要在卧室划分学习空间,灯光选用区域照明,不宜过亮,防止影响家人休息;休息区域宜用柔和的光线,给人以朦胧感。居室顶部的高差处理,也可用丰富的灯光营造艺术效果,增强空间的层次感。灯光对居室的界定功能,使人产生错落有致的主体感和区域层次感。

       灯光的装饰作用光色最基础的便是冷暖,室内环境中只用一种色调的光源可达到极为协调的效果,如同单色的渲染,但若想有多层次的变化,则可考虑冷暖光的同时使用。现代居室中考虑动用五颜六色的光营造温馨气氛的佳作举不胜举,例如淡黄色墙面和地面的房间,采用暖光源与地面石材相映,突出温暖气氛,而白色吊顶采用非直接照明用途的冷光源,达到了衬托暖光源的作用,是一种对比也是一种丰富。装饰照明的光的色彩不同,人的视觉效果就不同。用照度适宜的中性白光照射白色或近似白色的墙面,会出现清洁、宽敞、明亮、醒目的效果。通常性况下,鲜艳、饱和、照度充足的彩光会带来健康、明亮、堆璨、瑰丽的效果,而光色不纯或照度不足的彩光则会造成不同程度的负面效果。如微弱的黄光会散发昏暗、暧昧的气息,暗淡的红光会渲染压抑、恐怖的气氛,幽暗的蓝绿光则会造成阴暗、诡秘的效果等等。另外,照明效果直接受到建筑立面的材料材质的影响。不同颜色的墙面配合不同的灯光给人以不同的感觉。粉刷墙壁应根据需要和条件选择适宜颜色的乳胶漆。一般用白色粉刷墙壁的居多。因为白色反光强,使房间显得洁净、宽敞、明亮,较适合小或暗的居室。淡橙色给人以热烈、愉快、兴奋和温暖的感觉,宜于冬季采用,如果更淡一些,便四季适宜。红色刺激性较强,一般不宜用来粉刷房间。不过,如果用极淡的粉色浆刷墙,再配以各色灯泡,整个房间会造成热烈、温暖的气氛;用红色内墙乳胶漆来装饰结婚新房,更显得喜庆、热闹。淡蓝或淡绿,前者给人以清爽、开阔的感觉,后者具有安谧恬静的效果。南向的房间可用清淡些的色调,北向的房间宜用暖色调。房顶、墙壁、地面要依次渐变颜色,正如自然环境的过渡:天空的淡蓝,田野的浓绿,土地的黄褐。光还可被“裁剪”成各种形状,或点,或绒,或面,光的边缘则可虚可硬,主要取决于受光面或是“穿过面”的形状,如居室的门厅较为狭长,为了不使大门或客厅之间的连接看上去低矮、狭窄、冗长、阴暗,设计师通过大量用光,将其设计成了一个“光的环境”,一个处理精致的门厅走廊,从客厅往外看去,是另一处明亮、有趣的天地,而非简单地承担交通功能的走廊。

       灯光照明设计必须符合功能的要求,根据不同的空间、不同的场合、不同的对象选择不同的照明方式和灯具,并保证恰当的照度和亮度。例如:会议大厅的灯光照明设计应采用垂直式照明,要求亮度分布均匀,避免出现眩光,一般宜选用全面性照明灯具;商店的橱窗和商品陈列,为了吸引顾客,一般采用强光重点照射以强调商品的形象,其亮度比一般照明要高出3~5倍,为了强化商品的立体感、质感和广告效应,常使用方向性强的照明灯具和利用色光来提高商品的艺术感染力。

      美观性原则灯光照明是装饰美化环境和创造艺术氛围的重要手段。为了对室内空间进行装饰,增加空间层次,渲染环境气氛,采用装饰照明,使用装饰灯具十分重要。在现代家居建筑、影剧建筑、商业建筑和娱乐性建筑的环境设计中,灯光照明更成为整体的一部分。灯具不仅起到保证照明的作用,而且十分讲究其造型、材料、色彩、比例、尺度,灯具已成为室内空间的不可缺少的装饰品。灯光设计师通过灯光的明暗、隐现、抑扬、强弱等有节奏的控制,充分发挥灯光的光辉和色彩的作用,采用透射、反射、折射等多种手段,创造温馨柔和、宁静幽雅、怡情浪漫、光辉灿烂、富丽堂皇、欢乐喜庆、节奏明快、神秘莫测、扑朔迷离等艺术情调氛围,为人们的生活环境增添了丰富多彩的情趣。 

      经济性原则 灯光照明并不一定以多为好,以强取胜,关键是科学合理。灯光照明设计是为了满足人们视觉生理和审美心理的需要,使室内空间最大限度地体现实用价值和欣赏价值,并达到使用功能和审美功能的统一。华而不实的灯饰非但不能锦上添花,反而画蛇添足,同时造成电力消耗,能源浪费和经济上的损失,甚至还会造成光环境污染而有损身体健康。灯光照明的亮度的标准,由于用途和分辨的清晰度要求不同,选用的标准也各不相同。

      安全性原则灯光照明设计要求绝对要安全可靠。由于照明来自电源,必须采取严格的防触电、防断路等安全措施,以避免意外事故的发生。

      面光表现 面光是指室内天棚、墙面和地面做成的发光面。 天棚对光的特点是光照均匀,光线充足,表现形式多种多样。如用日光灯吊顶,光线密度均需一致,以保每个空间都光线充足;又如用大面积筒灯吊顶,天棚上有规律的牛眼灯,犹如夜空星罗棋布;再如结合天棚梁架结构,设计成一个个光井光线从井格射出,产生别具一格的空间效果。 墙面光一般为图片展览所用。把墙面做成中空双层夹墙,面向展示的一面的墙做成发光墙面,其中嵌有若干个玻璃框,框后设置投光装置,形成发光展览墙面。大型灯箱广告也属于此类照明。地面光是将地面做成发光地板,通常为舞池设置,多彩的发光地板,其光影和色彩伴随着电子音响的节奏而同步变化,大大增强了舞台表演的艺术气氛。

      带光表现 所谓带光是将光源布置成长条形的光带。表现形式变化多样,有方形、格子形、条形、条格形、环形(圆环形、椭圆形)、三角形以及其它多边形。如周边平面型光带吊顶、周边凹入型光带吊顶、内框型光带吊顶、内框凹入型光带吊顶、周边光带地板、内框光带地板、环型光带地板、上投光槽、天花凹光槽、地脚凹光槽等等。长条形光带具有一定的导向性,在人流众多的公共环境设计中常常用作导向照明,其它几何形光带一般作装饰之用。

      点光表现 点光是指投光范围小而集中的光源。由于它的光照明度强,大多用于餐厅、卧室、书房以及橱窗、舞台等场所的直接照明或重点照明。点光表现手法多样,有顶光、底光、顺光、逆光、侧光等。

       自然光路易斯·康曾经说过:“对我来说,光是有情感的,它可产生与人合一的领域,将人与永恒联系在一起。它可以创造一种形,这种形是用一般造型手段无法获得的。”他在一九六六年设计的克拜尔博物馆,选择了螺旋线作为剖面的形式,这样有利于降低空间高度并提高采光的均匀度。 
良好的采光设计也并非意味着大片的玻璃窗,而是恰当的布置方式,即恰当的数量与质量。影响采光设计的因素很多,其中包括照度、气候、景观、室外环境等,另外不仅要考虑直射光,而且还有漫射光和地面的反射光。同时,采光控制也是应该考虑的,它的主要作用是降低室内过分的照度,影响室内空间的功能和层次。自然光从早晨到晚上,从春天到秋天,赋予了人类不同的表情,使自然界充满了动人的色彩和亲切的质感。另外,还有节能、绿色环保等多方面的意义。人类对光有着特殊的偏好,这种偏好在心理学上成为“向光性”,试想一个阳光普照与一个阴暗的房间,他们给人的幸福指数是何等的天壤之别!谈到光,自然的就会想到影。物体在光的照射下产生微妙的、复杂的明暗变化,明与暗、虚与实的对比,随着光线的变化而变化。中国古建筑的室内装饰中,运用花格、漏窗等方式,形成了“疏影横斜水清浅,月移花影上栏杆”的独特意境,对我们的现代设计具有很大的启发性。 采用不同的光的照射方式,形成不同的室内艺术效果。例如按照设计构图,形成前景与衬景,直射光与间接光晕的构成图像,利用光的照射方式不同,得到不同的造型、光影的艺术效果,比例与尺度、光影、黑灰白的层次等,都应符合视觉美的规律法则。例如尺度、比例、主次、统一变化,渐变以及特异的手法等,在做“自然光环境”设计时与其他视觉艺术一样,应符合光的艺术构成规律。另外,在室内设计中选用镜面反射室内的物象,或是借以虚拟空间,扩大空间感,或是利用经营后的反射面达到预期的艺术画面,美化空间。没有光线的照射,空间将湮没在一片寂静的黑暗之中。光的到达将空间展示在我们面前,同时还对空间进行了二次创造和再组织。自然光使空间产生变化、形成一种不确定的状态。通过对自然光环境的设计,人们创造出生动饱满、丰富多彩的空间形象。   

      人工光自然光是我们首先要利用的,然而,当室内的照度不能满足要求时,人工光就会补充进来,并在其中扮演者重要的角色。另外,人工光还有着自己独有的特色,可冷可暖,可强可弱;而且灯具本身也有着很好的装饰性;在配光方式、布置形式上经过艺术化的处理,就可以既能满足功能的需要又能形成光环境的特殊效果。人工光还可以借助不同的色彩,组织图案,成为一种装饰性的元素;人们还可以借助人工光组成的图案,达到对空间的限定、组织和引导。   光对室内空间的塑造是无形的,但价值却是永恒的,它需要我们在艺术设计的实践中把握光、驾驭光,更好的为人类服务。